2017六合今晚开奖140期

财经杂志:中美谈好的削减贸易逆差难在哪?

  此次中美经贸磋商的最大是,双方达成共识,不打贸易战,并停止互相加征关税。接下来,中美经贸谈判将进入频繁的互访磋商期

  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5月15日抵达与美方代表团进行了为期四天的密集磋商。19日,双方发布联合声明,双方将采取有效措施实质性减少美对华货物贸易逆差。在知识产权和市场准入两个核心问题上也暂时达成原则上的一致,这使一度剑拔弩张的中美贸易摩擦进入“停火”状态。

  刘鹤结束访美行程后对表示,“此次中美经贸磋商的最大是,双方达成共识,不打贸易战,并停止互相加征关税。”美国财长姆努钦在接受福克斯新闻专访时也表示,双方代表团的谈判取得了“有意义的进展”,中美两国正在退出可能的贸易战。

  不过,双方的联合声明未明确减少贸易逆差的时间表,此外美国总统特朗普暗示可能取消对中兴通讯公司之前的制裁,这引起了美国内部强硬派和部分议员的不满。

  在的压力面前,双方宣布不打贸易战后两天,特朗普再次转度,表示和中国之间仍然“没有达成任何协议”。“我们或许不得不用一个不同的框架,最终会是一笔对美国更有利的交易,这非常难以完成,并且难以验证之后的结果。”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商务与经济研究课题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对《财经》记者称,“目前核心的问题还没有得到妥善解决。中美两国国内的强硬派都不愿让步,美方内部也难以达成共识。”

  中美两国在19日的联合声明中提到,将采取有效措施实质性减少美对华货物贸易逆差。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将率高级别代表团于6月2日-4日访华,就扩大美国农产品和能源出口以及扩大双方制造业产品和服务贸易等问题具体细节进行磋商。接下来美国的农产品谈判代表团也将先后访华,进行谈判和协议的签订,中美经贸谈判将进入频繁的互访磋商期。

  在5月3日-4日的谈判期间,美方曾提出在两年内将对华贸易逆差减少2000美元的目标。刘鹤率团访问期间,一度有传闻称中国接受了该要求,但很快被中国否认。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对《财经》记者分析称,涉及到(贸易逆差)数字管理,从上来讲,中国不可能接受,从经济逻辑上来看行不通。

  美国在短期内不可能实现对中国新增2000亿美元的出口。梅新育称,首先,美国基本已经达到了充分就业的状态,大量新增货物生产面临挑战。其次,以飞机、能源和农产品三类美国对中国出口的大项目分别计算,按波音飞机平均每架2亿美元计算,即使中国每年多购买200架,总价值也不过400亿美元;以目前美国石油天然气生产状态估计,中国进口规模不会超过100亿美元(去年为43亿美元);农产品即使再扩大进口100亿美元(2017年中国进口美国农产品241.2亿美元),增量总额加起来不过500亿-600亿美元。

  摩根士丹利称,未来数年间,美国对中国的农产品及能源出口最多可能增加600亿-900亿美元,农产品方面以牛肉为主,能源方面则主要是液化天然气。短期内农产品进口将增加,随后是能源。

  但美国扩大对华能源出口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原油出口暂时仍将受制于基础设施瓶颈,美国石油出口码头规模相对较小,提升美国油气出口量需要中国的投资参与。而梅新育担心,这些巨额投资到了实施的步骤,美方又或以审查为由阻碍项目继续推行。

  去年11月,美国总统特朗普访华期间,中美签下的经贸大单总金额高达2535亿美元。合作项目中金额最大的集中在能源领域,逾160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集中在中国对美国能源基础设施的投资方面。

  当前全球贸易格局的形成有其内在经济规律。在此前20年时间里,以中国为首的东亚国家扮演了全球最主要的储蓄净供给者角色。贸易顺差本质上是出口国民储蓄的形式,如果中国的贸易顺差出现了大幅减少,甚至消除,国际经济体系可能无法正常运行,梅新育称。

  对外经贸大学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在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称,现在中美之间的核心问题是中国的竞争力出现了根本变化。中美双方都需要重新找到一个让对方感到舒适的平衡点。

  5月18日,中国商务部终止对原产于美国的进口高粱反倾销、反补贴调查,并将此前征收的反倾销临时金如数退还。

  中国最近又宣布了一批新措施。5月22日,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宣布,从今年7月1日起,汽车的整车平均税率和零部件平均税率均将下调;23日,中国国务院要求在电信、旅游、工程咨询、金融、法律等领域推出一批举措,优先发展服务贸易。

  屠新泉说,从美国增加服务贸易进口也是有效削减中美贸易赤字的一条有效途径。“例如,跨境金融服务、文化娱乐产品,甚至包括医疗教育等,中国的消费者可以通过互联网购买美国的服务,这样的话会记录在美国的经常账户的出口上。”目前,美国服务贸易对中国有500亿美元的顺差。

  美国国内也在激烈地争讨该向提供些什么,以换取中国增加对美国商品和服务的购买。

  据《纽约时报》报道,争议之一在于美国是否应当放宽对特定商品及技术的所谓“出口管制”。管制措施决定着能够应用于尖端技术的商品出口到他国的地点和规模。

  报道称,牵头谈判的美国财长姆努钦希望适度放宽这些法规,以可能会发生的贸易战。姆努钦的计划面临着来自官员的反对,他们表示担忧这样的商品出售可能美国。

  财政部和商务部关注更多的是贸易赤字问题。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关注的重点则在于所谓强制技术转让、美国科技公司的市场准入以及“中国制造2025”计划。姆努钦宣布不打贸易战后没几个小时,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便发表了一份声明,强调美国可能仍会征收关税。莱特希泽称,除非进行“结构性”,否则可能仍然会对中国诉诸关税或其他政策工具,包括投资与出口监管等。

  “还不清楚美国的最终立场,目前看来财政部占上风。”美国信息技术和创新基金会罗伯特(Robert D。 Atkinson)告诉《财经》记者。

  此前在会谈期间,美国的谈判团队内部就出现了不同声音,作为美方代表团长的姆努钦与中方单独会面,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却心生猜疑,并与姆努钦发生了口角。回到后,一度有传言称纳瓦罗将被排除在美国谈判代表团之外,不过纳瓦罗最终还是出现在了会场。

  另一个存在争议的讨论是,是否放松对中国第二大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的制裁。

  在刘鹤率领的中方代表团抵达前,特朗普通过推特宣布已命令美国商务部帮助中兴迅速恢复在美国的业务。

  但此后,5月22日,美国银行委员会投票通过一项法案,强化跨部门的美国外资审查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S,简称CFIUS)的权限,加强对外国投资及技术转让的评估,并要求特朗普在取消对中兴的惩罚前必须向证明中兴的确遵守了美国的法律。

  此外,该法案将赋予外资投资委员会新的,将房地产交易以及中国和其他外国投资者在美国小型创业公司中的少数股权也纳入审查范围。美国还将依据该法案通过相互的程序来审查美国境内和境外的交易,并要求在现有出口管制制度下起草一份新兴技术清单。

  但是,关于如何界定关键技术,并不清晰。“随着新立法的出台,他们可能会对此做出比以往审查案例更广泛的定义。”罗伯特说。

  美国一些人士认为,特朗普可能会为了在贸易方面快速取得胜利而改变自己的强硬立场。“我不希望美国以解决逆差而终结。我希望解决某些行业的主义和知识产权问题。”中国美国商会蔡瑞德(William Zarit)告诉《财经》记者。

  然而,屠新泉认为知识产权问题并不是特朗普关注的核心问题,因为更健全的知识产权体系只会吸引更多的美国公司到中国投资,特朗普想要的则是这些企业回到美国去投资和经营。

  中国加入WTO谈判的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近日也在公开场合表示,中国入世以后出口产品呈井喷式增长正是因为措施激发了国内的力量,某种意义上,美国成为了中国价廉物美产品的最大受益者,“这一次中美达成协议,中国要比较多地进口美国一些商品和服务,这不是对美国的让步,这种调整主要是用于满足中国人民对高品质的产品和服务更大的需求。”